玫瑰言情网 > 古代言情 > 田园纨绔妻 > 第218章 撕破脸皮(2更)


    “余伯父可以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顾雅箬依旧脸上带笑的问,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    余夫人不认识二当家的,看她五花大绑了一个人进来,以为顾雅箬是故意来找碴的,毫无形象的叉起腰:“死丫头,俊儿大喜的日子你竟然来这一出,你活腻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,余夫人只感觉一阵寒意从身上刮过,冻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余猛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,“俊儿,你先带着烟儿去喜房!”

    “哦,是,爹!”

    余俊回过神来,手刚碰触到王烟,

    顾雅箬隐含威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吴大哥,你确定要这样做吗?”

    余俊的手顿在了原处,人也维持着抱人的姿势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王烟和顾雅箬交过手,知道她的厉害,气急之下,一把掀开盖头:“死丫头,竟敢触我的霉头,翠竹,将她乱棍打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!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以后,翠竹心里就憋着一股火了,听了王烟的吩咐,新仇旧恨一切涌上来,当即吩咐自己带来的丫鬟:“去外面叫人,把这丫头轰出去!”

    小丫鬟听命往外跑,大当家脚步移动,宽阔的身子挡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小丫鬟不敢动了,畏畏缩缩的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翠竹呵斥了一声,亲自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身子腾空,被大当家的拎小鸡一样,拎回了原处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,你们不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余猛已经镇定下来,虚张声势的叫嚷。

    “余伯伯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喊他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不是来闹事的,我只是庆贺的,顺便证实一件事,只要你告诉我了,我立马调头走人!”

    余猛来了气势,“今日宾客满堂,我没有工夫应付你,再说了,你这样绑了一个人闯进来,是怎么回事?真当我余家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?”

    顾雅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“余伯伯这是想撕破脸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余猛不屑的问。

    纵然小丫头带了两个人过来,可他这余家的下人有几十个,还将她们打不出去?

    “对,将她打出去!”

    余夫人也跟着大声嚷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没必要给你们留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扫视了一圈喜堂内做的宾客。

    今日余俊大婚,喜堂内的一边依次坐着余氏的族长,和几个余氏家族了辈分较高的老人。另一边坐的是余猛生意上的一些朋友,都是赶来贺喜的。

    顾雅箬开口,声音沉沉:“在座的众位应该都知道,余俊曾经定下过一门亲事,和他定亲的人不是别人,是我的大姐。当年余猛重伤,是我爹路过救了他,他心存感激,给他儿子余俊和我大姐定下了亲事,这件事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,可半个多月前,余俊哭着去了我们家,说他的娘病的不行了,想要见我大姐一面。我爹娘立刻让我大姐随他过来,考虑到他们还没成亲,便让我陪同着一起过来。谁知我们走到半路,却碰到了劫匪,将我们所有的人劫去了山上,并将我们姐妹俩和余俊分开关押,当时我们只顾着害怕了,并没有多想,到了晚上,有两个劫匪进了关押我们的屋子里,欲对我们姐妹俩不轨,好在他们当时喝了酒,脚下不稳,摔在地上,趁着他们未起身之际,我们姐妹俩打昏了他们,逃了出来,并将另一间屋子里,昏迷不醒的余俊也救了出来,找到车夫,赶回了余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雅箬停下,目光一一在众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众人神色各异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顾雅箬又接着说道:“那以后的第三天,余猛和他夫人去了我们家里,开口就说余俊早有了心仪的女孩,誓死要娶她为妻,他们没有办法,只好上门给我们赔罪,退了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神色有了变化,看向余猛的眼光有了不赞同,都定亲十多年了,被人退了亲事,这样顾家的女孩以后怎么活,怪不得今日人家上门闹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这个死丫头的有一面之词,为了退亲,他们家讹诈了我们两万两银子!”

    余夫人气的跳起脚叫嚷。

    众人发出一阵抽气声。

    余氏的老族长捋着花白的胡子,略有责备的说:“顾家小丫头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余家虽然退亲了,可那两万两银子足够你们家几辈子人衣食无忧的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对她一颔首,态度极其恭敬:“您老说的是,我们家也是这样认为了,有了这两万两银子,大不了以后给我大姐说个远一点儿的亲事,可是,您不知道,这山匪半路拦劫,并不是真的该我们倒霉,而是有人拿钱买通他们,让他们特意守在那条路上,等我们经过的时候掳我们上山的。而那人还告诉他,劫了我们以后,余俊好吃好喝的招待着,而我们姐妹俩可以随意处置。”

    喜堂内又发出了一阵抽气声。

    余猛的身体已经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,用尽了力气,朝着外面大喝:“来人,将这个满嘴胡言的东西赶出去!”

    顾雅箬的声音冰冷之极:“余猛,你这是做贼心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这一切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余猛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外面的下人拿着棍棒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雅箬冷下了两声,“因为那个买通他们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喜堂内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余俊再也维持不住弯腰的姿势,“噗通”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俊哥哥!”

    王烟大呼,弯下腰身,想要扶起他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给我赶出去,赶出去!”

    余猛慌了神,失了分寸,厉声大叫。

    余夫人则是疯了一样冲过来,两手朝着顾雅箬的脸上抓去:“死丫头,敢胡说八道,我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余夫人被踹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顾雅箬一把拽过了二当家的:“这就是他们那日雇佣的山匪,你们若是不信,大可亲自问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