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> 极品小画仙 > 第227章 大梦三生
    繁华一世,大梦三生。

    洛黎这一觉睡了很久,也梦到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譬如先前梦到过的那片虚无的水境,她再次造访。

    这次,水境中除了黑、白两色,还多了一抹蓝色,淡蓝色,像黎明时的天空。

    一个蓝发童颜的小姑娘穿着身素白色的锦衣,孤身坐在浅水中。

    洛黎走到她身旁,淌水而过,不湿衣鞋,亦惊不起一丝涟漪。随后她意识到,这是梦。

    她盯着这小姑娘瞧了半天,觉着眼熟。忽而想起那个山洞中女孩,也是蓝发,似乎和她身材差不多,只是眼前这个,比山洞里的看着年幼些。

    这孩子是谁?

    为何她会再次梦到?

    洛黎发觉自己被困在这处,索性与她一样,坐在浅湾中。绝大多数时间,小姑娘抱膝对着自己的倒影发呆,偶尔蹦上一两句稀奇古怪的话语,听得她没头没脑。

    这孩子估摸着是个心智不全的傻子。

    可不得不说,她真是个漂亮的傻子。

    倾国倾城貌,闭月羞花容。

    清风明月眸,出谷黄鹂音。

    二人在水中坐了一日又一日,这里无日月交替,只有黑白的虚无。

    处的久了,洛黎瞧出点名堂,这孩子似乎在等待什么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抬头的频率越来越高,纤细的玉指生的极美,一下一下地点着自己的膝盖,嘴里嘟嘟囔囔,声音很小,洛黎听不清,却引人好奇。

    她反正也没事,干脆凑过去,对着嘴型猜测。半晌,她突然愣住在那。

    这孩子原来是在数数呀。

    待她数到第十二万二千一百八十五下时,远处水面倏地化出一个金色的阵法,一个男子站在那处,浅浅笑着,往她们这儿走来,清梧高大的身形衬着小姑娘更加娇小。

    他见她噘着嘴,似有不满,俯身下来,沉静清朗的嗓音,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生气了?”

    女孩端起了架子,把头别过去,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就带你出去,不想出去那我可就走了。”男子逐而起身,转身凝阵。

    女孩看到金色的阵法瞬间便已布好,急忙起身叫住他:“阿泽我要出去!要出去的!”

    男子回首,伸手抚在女孩散落的青丝上,沉声道:“日后在外面可不许没大没小的,要尊我为帝君,你可知?”

    女孩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不许向任何人提及这里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可还记得之前教你的说辞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男子手指萦着金光,轻轻点了下女孩的脑门,瞬间,楚楚动人的小丫头,转身成了面若潘安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男子兀自往阵法上走去,面色冷清。

    女孩犹豫片刻,小手伸了过去,握住他宽大的手掌。

    男子微微动了下,并未斥责,拉着她走上阵法。

    突然,女孩回首,看向洛黎。

    她能看到自己?那怎么刚才一直不说话?

    洛黎见她眸中些许留恋之意,顺着目光瞧去,看到身后远处那棵黑白无色的大树和秋千。

    原来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的,心狠狠地抽了一下,是痛的。

    再回首时,水面上已恢复平静。绝对的静谧让她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梦,似乎太久了些。

    倏地,洛黎从梦中惊醒,依旧置身在桃林中。回神过来,见祁沐萧正拿着她的项链把玩,专注在她的项链坠——玲珑镜上。

    她有些诧异,见他手中的链子断开了。

    祁沐萧察觉到她醒了,宠溺地亲了下她的额头,“黎儿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项链……怎么在你这?”

    “链子断了,跌到地上,我就先帮你收好罢了。”他浅笑,“这坠子很特别,是个镜子?真是小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洛黎伸手去拿,可祁沐萧一个转身,她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黎儿这东西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找人做的,你先给我……”她伸手又去拿,依旧扑空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哪个男人送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女儿家的东西,你怎么还稀罕上了?”

    “好奇罢了,行了,不逗你了。”祁沐萧把链子扔给她,似有不悦。

    洛黎拿到手后,快速放入怀内,“这其实是三师兄给我的,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三师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慷慨,还能将此物送你,这东西是个上品灵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话音未落,她手中的夜灵匕猛地刺向身前之人,却被他灵巧躲开。

    祁沐萧已站在十步开外,诧异道:“黎儿!你这是做什么!”

    洛黎双手凝出灵气,银色的光丝冲着他飞去,不留一丝余地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?你是谁!”

    一道灵气甩出,只见残影一闪,身后的桃树挨上这一击,却像一拳砸在棉花上似的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很厉害。”祁沐萧轻笑,脱口而出却是女声。

    她小手一挥,幻化出的灵气鞭对着周围的景物抽去。几下之后,气流猛烈波动,四周景色忽然逆向而行,地上的落英徐徐向上,再一瞬,所有的景物不再变动,猛地出现数道裂痕。方才的美景逐渐剥落,露出真实的景色。

    幻境彻底崩裂。

    涓涓流水,孤月高挂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出了矿洞?!

    眼角掠过幽幽红光,洛黎定睛一看,心口猛烈跳动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味,妖兽血液的腥臭刺鼻,搅得她胃里一阵翻腾。妖兽尸体堆积如山,流出的血水嵌在其下阵法的铭文之上,腾腾死气混杂着红光。

    地狱修罗之状!

    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一道金光给她束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还想对我下手?”沧珏站在尸山之上,逆光俯看,红衣随风舞动,清脆的铜铃声入耳。

    刚刚在山洞内,若不是听到她(他)二人低声商议偷袭自己,兴许真让这丫头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识破我的?”她不恼,淡淡地问。她最引以为傲的幻术,罕有人能勘破,这小丫头不但识破,刚刚还毁了她的水月镜像。

    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识破又能怎样?如今还不是任你宰割。想必矿洞中的白瑾禹的呼救也是前辈幻术所为吧?前辈所求,莫不是蛇妖体内的灵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