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现代言情 > 最强军宠:蜜爱狂妻 > 324 帮她换衣,用嘴喂她喝水(1更)


    纪璟睿看着奶奶的背影,一语不发,径直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纪奶奶的目光一直定在电视上,直到听到电梯门合上的声音,才侧头看向电梯,唇角抿下一抹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,干柴烈火,小念又喝醉了……呀呀,估计啊,她马上就能抱上重孙子了。

    纪璟睿上了三楼,走到秦念的卧室门前站定,敲了敲门,没有人回应,他琥珀色的眸子在黄色灯光下格外透彻,深吸一口气,大掌握上门把手,他推开房门,站在门口没有进去,眼神先是投向那张大床。

    秦念躺在床上,半趴着,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,此时,一步裙已经滑到了膝盖之上,纤细的长腿在月光下散发出莹润的光泽,白皙而细嫩。

    纪璟睿呼吸一滞,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,刚走到床边,她就翻过身来,平躺在床上,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热,她解开了上衣的前两个扣子,露出精致的锁骨,她的锁骨很好看,小巧而凸出,随着呼吸微动,带着灼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她,喉咙间上下一动,眼底的光灼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热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念醉得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,更不知道有一个男人,正在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酒后燥热,身上像起了火一般,她扭动的身体,小手摸上胸前的扣子,随意拉扯着,又解开了一枚扣子,ru勾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纪璟睿只看了一眼,便错开目光,喉头发紧,浑身渐渐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,主动解扣子,是要引诱自己犯罪吗?

    “好热,好渴,好难受……”她拉扯着衣服,春光乍泄,不时翻滚一下,一字裙越翻越高,露出整条匀称好看的腿。

    听她喊渴,纪璟睿便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保温壶和水杯,应该是春嫂准备的,他倒了一杯水,玻璃杯壁在手中变成温温的温度,春嫂果然细心,准备的水温度正好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边,扶着秦念坐起,她醉的一塌糊涂,根本坐不住,整个人就倒在了他怀里,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,小手扬起,在他胸前胡乱摸索着。

    唔……这是什么?手感好赞啊……又结实又温暖,秦念迷迷糊糊的,只觉得手中触感很是迷人,忍不住捏了两下,这两下正捏在他胸前的min感bu位,纪璟睿只觉得刺啦一声,身上仿佛过了一道电流,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看着一本正经,醉了以后如此勾人吗?

    “渴……”她还是喊渴,小脸热的红红的,脸颊滚烫。

    纪璟睿把杯子送到她唇边,微微扬起,水流了下去,她却不喝,水顺着唇角流了下去,滴在衣服上,弄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这丫头,醉的连水都不会喝了吗?

    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又试了几次,还是不行,水,她是一口都没有喝进去,倒是上衣和裙子都湿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纪璟睿只好放下水杯,一手揽在她腰间,另一只手帮她脱衣服。

    总不能让她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睡觉吧,他心里这样想着,似在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借口,他才不是趁女人醉酒就脱人家衣服的猥亵男人。

    他一边脱,一边把目光投向别处,不看她,可这样一来,就会导致他看不到扣子,胡乱触碰中,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柔软,他知道自己碰了不该碰的地方,想把手收回,可这触感太迷人,他浑身上下麻麻的,仿佛一瞬之间,失去了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唔,渴……”秦念嘤咛一声,他才找回自己的力气,干脆一狠心,看过去,迅速解开了她的扣子,脱下上衣和裙子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哭笑不得的是,这丫头竟然穿着棉质的内衣,白色的,很小巧,这……应该是高中生才会穿的吧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又有些庆幸,看来,虽然和苏宇轩交往三年,他们之间却没有发生什么,否则,经历过那种事的女人,应该会穿蕾丝或者更成熟的内衣才是。

    秦念在朦胧中只觉得喉咙越来越干,迷蒙间,似乎有一只手在碰触她,热热的,触感有些粗粝,所到之处,瞬间燃起一场大火。

    “渴……好渴……渴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脸颊越来越红,在他怀中肆意扭动着身体,引得他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他又去端了一杯水,扶着她起身,再次喂她,可她还是和刚刚一样,水到了唇边不会咽,水顺着唇角留下,落在她光滑细腻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肩上湿漉漉的,他的大掌扶着她的肩膀,只觉得手间更加光滑细嫩。

    看她的小脸火红火红的,肯定是渴得要命,可她喝不下去,这可怎么是好。

    纪璟睿当然知道酒醉有多难受,当年,他刚刚接管纪氏的时候,一次聚会上,老股东们趁机灌他酒,他硬挺着没有醉倒,回到纪宅后,整个人摊在床上,渴得喉间直冒火,但他醉的厉害,家里又没人,生生渴了一晚上,第二天哑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秦念也受这份罪,既然她喝不下水,不如让他来喂她。

    他把秦念揽在怀里,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喝下一口水,随即低头,唇瓣贴合在她的小口上,把水一点一点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的唇瓣很嫩很软,像是柔软的花瓣,口中带着点点酒气,诱惑而媚人。

    水顺着她的唇缝留了进去,似一泓甘泉滋润了她,秦念咽下水,只觉得喉咙间的大火被扑灭了,身上的热度渐渐褪去,整个人清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听到她咽下去的声音,纪璟睿这才安了心,又喝了一口水,低头准备喂她,没想到,她的胳膊却突然扬了起来,勾住他的胳膊,一仰头,主动贴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头,这样主动,是在寻找水源呢?纪璟睿被她撩拨的不行,浑身像着了大火一般难耐,他一边缓慢的将水注入她唇间,一边拉扯着衣领,解开两颗扣子,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。

    秦念喝了两大口水,觉得舒服多了,悠然的躺了回去,纪璟睿怕她着凉,去衣柜里找了件睡裙,帮她穿好,站在床前,目光定在她熟睡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房间里,好似蒙上了一层薄纱,她的面容笼罩在纱下,格外柔美娟秀。

    纪璟睿舒了一口气,身体内的欲望退去,静静的看着她,仿佛只是这样,就可以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令他着迷,令他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曾经,他以为自己不是那种重情的男人,在没遇到秦念之前,他以为他一生都会扑在事业上,到了年纪,便会选一个适合结婚的女人,只要不太讨厌,不太聒噪。

    他从不觉得那些热恋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无论见到再漂亮再高贵的女人,他心中都不会荡起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原来,他只是没遇到对的人,遇到她之后,他也会千般柔情,万般爱意,只为她一人。

    秦念在睡梦中,似乎察觉到了一抹爱恋的目光停留在她脸畔,想睁开眼睛看看,可睁不开,她不安的蹙了蹙眉,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纪璟睿有些心慌,生怕她真的会睁开眼睛,看到自己,会误会,帮她盖上被子之后,轻轻的带上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秦念从睡梦中醒来,一翻身,就掉在了床下,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看清四周之后,立刻站了起来,这不是她的房间?!

    她又怔怔的环视了几秒,才突然想起,自己搬到了纪宅,昨天发生了什么?她怎么回来的?她都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昨晚最后的回忆似乎定格在ktv里,那时她好像喝醉了,那她是怎么回来的?!纪璟睿送她回来的?

    她匆忙看向身上,见自己穿着睡裙,心里更是慌的不行,谁帮她换的衣服?!难道是纪璟睿?!

    天啊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!

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一章,米白足足写了2个多小时,天啊,各种卡,各种羞涩,虽然不是正式的接吻,好歹咱们纪少和念念的初吻算是交代了,咳咳,另外,纪少可是看到了念念穿内衣内裤的样子,也算是喝了点肉汤解饱哈哈~好怕被审核驳回的说……

    感谢cc732、哈没劲、辣妈红、WeiXin4389eaf99a和书城宝宝投的月票,感谢陕西人的媳妇儿送的花花,爱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