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古代言情 > 药香卿王妃 > 第619章
    第619章

    他身为一国之君,自然是不能在那个时候为你的母妃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还有,之所以刻意疏远你、摒弃你,并不是真的不在乎你。

    就是太爱你,他才不能在乎你。

    你当时还小,没了你母妃的庇护,完全就是一个可以任人宰割的初生牛犊。

    君主为了避免你成为安心和其他人的目标,也就只有选择对你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至于你主动请缨前往边境守关一事……

    虽然他内心极其不愿你前往边境受苦,但也知道耶律智、耶律克在当时仍视你为眼中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与其让你在皇城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人暗害的生活,还不如让你前往边关守城。

    你别看他表面上不在乎你,可有关你的事情他全都知道。

    听到影卫上报你被耶律智、耶律克极尽侮辱的时候,他心疼地哭了。

    知道你振作起来开始努力练武的时候,他自豪地笑了。

    包括你创立了千凰的事情,他也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相信你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不会放弃求生的欲念,他才答应了你前往边境守关的请求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你回来了,他开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你还因为你母妃之死而记恨着他,也为了弥补这么多年对你不闻不问的亏欠,就下了那道册封你为太子的圣旨。

    他是认为你羽翼丰满到能够不用惧怕任何人的地步,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只是你对帝位没兴趣的事情,让他十分的头疼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很在乎你,真的很在乎你,在乎到了解你身边所有的情况,包括我的存在也特意让影卫去查过了。

    前几日我出现在他的寝殿,他就道出了我的身份,似乎也是知道我怀有身孕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问他,光凭对一个人的调查就能完全相信一个人么?

    他却回了一句让我到现在仍记忆犹新的话……‘朕信你,只因你是卿儿珍视之人。’”

    季琉璃说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,全然已经是口干舌燥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径自给自己到了杯茶水喝下,却是完全压不住口中的饥渴难耐,因而一连喝下了五六杯茶水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自己是不再想喝水,季琉璃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看向了一旁的耶律卿。

    从她说完话到现在,估摸着是过了约莫半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他,也不知是不是她这次所讲的事情太过于颠覆他以往的认知,遂导致他到现在仍沉浸在难以置信的心绪中。

    对于耶律卿的失神,季琉璃是完全能够理解的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任何人,但凡触及到颠覆以往认知的事情,一时半会儿就绝对是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毕竟接受不想接受的现实,也需要足够的勇气才行啊。

    耶律卿嘛,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,自然不会成为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“哈啊~~~”季琉璃悄悄地打了一个哈欠,再偷瞄了耶律卿一眼。

    见耶律卿仍是没有回过神来,季琉璃不好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要是撇下他,她自己回床榻上躺着睡觉……她也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哎呀,没办法,就再等他一会儿。

    只要再一会儿,他应该就能接受现实了吧。

    只要再一会儿……(坐直了看着耶律卿)

    再一会儿……(撑着头看耶律卿)

    一会儿……(趴在桌上看耶律卿)

    会儿……(半眯着眼看耶律卿)

    最终,季琉璃抵不过睡意的不断拉扯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人说,就算人类陷入沉睡,脑子里所想的事物也不会因此终止。

    这种无从考究的说法,季琉璃一开始是并不打算相信的。

    但自从认识耶律卿以来,她隔三差五就能切实体内到这种说法流传至今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好比现在。

    她虽然陷入了沉睡当中,可脑子里却是不断萦绕着她此番入睡前心中的那句叹息。

    ‘唉,判断错误了,原来卿哥哥是个那么不肯接受现实的人啊。’

    等到季琉璃再醒来,已经是次日凌晨五时许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季琉璃,眼底印入这几日来她频繁见到的华丽帐顶。

    ???

    季琉璃神色迷茫的打探着四周,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的脑海中断断续续浮现着几个片段。

    啊,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,她是打算要等着耶律卿接受现实回过神来的,没想到在桌面上趴着趴着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她此刻睡在床榻上,应该是耶律卿回过神后看到她趴在桌上睡着了,于是才抱她回床榻的吧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是何时从自己的思绪当中回过神来的?

    她其实很想看看耶律卿在回过神来后的第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也想在他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担当起身为‘妻子’的责任,陪他说说话,谈谈心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没用,竟然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季琉璃暗恼着自己的不顶用,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木窗之外。

    木窗外,仍是一片寂静夜色。

    因此,季琉璃只能凭着此起彼伏的鸟虫鸣叫声,依稀判断出现在是黎明初起前的晨曦时分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季琉璃支吾了一声,犹豫着一件事情。“现在这时辰,要起身又太早,要继续睡又睡不着,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季琉璃正犹豫着到底是要继续睡还是早早起身闲着,耳边却毫无预警地响起了一道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慵懒男声。

    “还是继续睡吧。”耶律卿径自替季琉璃决定了继续睡觉的这个选择,伸手缠住季琉璃不盈一握的纤腰。

    话说也不知是季琉璃的警觉性低,还是耶律卿太善于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一直到耶律卿主动发出声音前,季琉璃都没有注意到这西宫正殿内有旁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更准确地说,季琉璃是压根儿就没有察觉到她身旁躺着‘旁人’!

    “卿哥哥?”季琉璃偏过头看向了耶律卿,顿时间诧异地瞪大了一双星眸。“你在这里过夜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耶律卿点头承认了在这过夜的事,挽住季琉璃腰间的手稍一用力就将她带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季琉璃由于还是不太适应耶律卿如此亲昵的举止,下意识地就扭动身子试图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放,放开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