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仙侠奇缘 > 师父又掉线了 > 第一百八六章 练神之钟
    凤天,凤鸾宫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一身蓝衣的乌荭正在一个个装满着种子的箱子前,来回走动,时不时问几句身侧的仙官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新找到的一批仙植种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帝君,一共三百七十五种,每样一百颗。都是上等的仙种,特意在仙脉上养过的。保证入土两天之内就会发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乌荭点了点头,“检查过了吗?确定没有坏种?”

    “检查了十遍。”

    “出发前再查一遍!”他眉心一皱,“这可是送到上神那去的,一颗都不能出错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帝君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把这个箱子也换了,普通的封灵箱,只能封存仙气,换成乌仙木的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说的仙脉送了吗?这次再加一条,要是发了芽却长不到成熟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把仙息也带上,用那个种的长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一定要小心了,别碰坏了,全程用仙气护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去送吧!总觉得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乌荭扬手一挥,把所有装着种子的箱子,收到了一个储物玉盒里,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,正打算出门。一个仙官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帝君,天照白帝君求见!”

    “白啼?”乌荭愣了一下,“他来干嘛?”还选在他要去给上神送种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只好把手里的玉盒交给了身侧的仙官,又嘱咐了一遍今天一定要送到无敌派。这才挥手让人把外面的人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乌荭帝君。”不到半会,门口走进来一身青衣长袍,绣着金色衣纹的男子,一脸的络腮胡须雪白一片,声音却亮如洪钟,“多年不见,不知近来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白啼帝君。”乌荭客气的笑了笑,“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凤鸾宫?”虽然都是妖族,但凤天多是飞禽成仙,而天照则是走禽居多,两个大陆关系算不得好,也称不上差。白啼主动来找他,到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们同属妖族,理应多加来往才是。”白啼笑得越加的和气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?”乌荭神色不变,直接拆穿,“白帝君来此,当真只是来跟我叙旧,没有其它事?”

    “乌荭帝君果然心思敏捷。”白啼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“不怕乌兄笑话,今日我来此,的确是想求帝君一件事的。是关于我那不听话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那小公主又不见了?”乌荭声音一低,带上了些取笑的意思。白啼有个女儿的事,整个天外天都知道。

    白啼似是已经习惯,长叹了一声,“你也就知道,我就这么一个孩子。平日都娇宠着,养成那副倔脾气。她看上谁不好,偏偏看上……唉,骂她几句,居然说不回来还真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不去找你那女儿,来我凤天干嘛?”乌荭问,“我又不知道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帝君说笑了。昨日到是在别的大陆见到她了,本想强行带她回来,只是……”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皱了皱眉,“不巧遇到了两个难缠的剑仙,我都差点着了他们的道。若不是季哲帝君刚好在,加上神器练神钟。才勉强将他们拿下。”他再次叹了口气,才继续道,“可那孩子,却趁着我跟他们斗法的时候又跑了,我找了一天都不见她的踪迹。”他越说越气,狠狠瞪了手上的小钟一眼,才继续道,“我猜她这段时间,定是被这两个剑仙给哄骗了,藏了起来,如今必是又躲回去了。听说乌荭帝君与那些仙修大陆的帝君都有几分交情,不知可否帮我说上一句,让下面的仙人,帮我找找?”

    乌荭点了点头,这到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既然已经抓了那两剑仙,为何不直接问他们在哪?”

    “人虽然抓了,可这练神钟需要七日才能开启一次,我一时也没法将人放出来问。”说着,他手间一转,手心突然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小钟,中心还隐隐有着火光闪动。要是再等七日,估计女儿早跑了。

    “这到是好解决。”乌荭提议道,“我羽族有一门问心的阵法,可在别人虚弱的时候,看到过往的记忆。只要在这钟上布上此阵,说不定就可以找到你那小公主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白啼一喜,连忙把钟递了过去,“那就有劳乌荭帝君了。”

    乌荭接了过去,隐隐感觉到里面有两股仙人的气息,一边结印一边顺口问道,“对了,这钟中的剑仙是谁,居然能与你一较高下,看来不一般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不识,以前从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听他们说,好像是什么……无敌派的。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乌荭手一抖,直接把手里的小钟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无……无……无……无敌派!

    Σ(°△°|||)︴

    你TM在逗我!

    “乌荭?”白啼一惊,连忙接住了练神钟,“你这是怎么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却看到对方突然脸色惨白,两只手抖得跟风中落叶似的。

    不不不……一定是他听的方向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……你再说一遍,他们是哪……哪里的剑仙?”

    “奉沧,无敌派啊!”

    轰隆,一道天雷直击向心口,乌荭觉得整个世界都焦糊了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隐隐觉得一口老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啼!”他突然一把抓住了白啼的手,一脸急切的道,“听我一句赶紧、立刻、马上把人给放了,要快!”不然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啼一脸茫然,“可是这此钟要七天后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砸了呀!”乌荭快要哭了,“用仙器,用异雷,用原火。啥都可以,赶紧把人放出来啊喂!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神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TM神器,现在还管什么神……对了,用神器可以砸开。你等等,我有……我给你!”说着刷的一下掏出了一把古琴就塞到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无妄琴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!用这个砸!算了,还是我来吧!”说完,举起手里的琴就往他手里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乌帝君!”琴不是这样用的啊!

    眼看着那把琴就要砸下,突然白啼手上的钟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,原本巴掌大的钟,开始越变越大。白啼不得不扔在了地上,片刻之间,已经变得人高。

    紧接着咔嚓一声,原本银色的钟面上,出现了一条条裂缝,开始朝着整个钟面蔓延,短短三息的功夫,已经遍布了整个钟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!”白啼一惊,“我的练神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轰隆一声响,银钟直接碎裂,瞬间庞大的剑气,铺天盖地攻了过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