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现代言情 > 隐婚试爱:宠妻365式 > 727 什么都没做


    “你是江家独子,就算是你父母提了什么不该提的要求,你也该理解他们!”

    这话,是穆熠宸说的!

    江之远后来也没再用力灌自己酒,要是以前只是跟安楠小打小闹的,他倒是乐意喝多了去让安楠操心,可是现在,他不能再让安楠操心了,所以他后来忍住了再去碰那些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“我特别想问你,伯父伯母那么想你跟钦慕离婚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又让他们和平共处!”

    江之远转头看向穆熠宸,他真的是特别不能理解,也真的是需要有个人领着他,走出这片阴霾之地。

    公治平安将手里的烟卷夹在耳后,然后帮他们俩倒了杯酒,也是很有兴致的看穆熠宸。

    穆熠宸看了公治平安一眼,苦笑,“什么都没做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穆熠宸回家后钦慕已经睡了,脱去带着外面闷热灰尘的外套,坐到她床沿,静静地看她睡着的模样,昏暗的灯光下,她安静的叫他心疼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承受了多少来自他母亲的压力,她自己或许觉得那是应该,但是他心里却清楚,那些沉重的感情,是他附加给她的。

    忍不住去抚摸她温乎乎的脸颊,忍不住去轻吻她的额头,穆熠宸才发现,她隐忍的,比他要多得多,曾经总以为自己付出太多,而她只是在接受,或者发泄,可是今晚当江之远问他那些话,他才发现,她默默承受了那么多,只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,她觉得应该。

    钦慕!你不说你爱我!

    可是你知道吗?你做的太多了!

    他爱怜的望着她,眸光闪烁!

    钦慕早已经睡熟了,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,外面下着小细雨,她一转眼就看到他,嗯!还是光着上半身的他!

    他的身材越来越结实了,钦慕柔软的手指在他的胸口轻轻地摸了一下,忍不住弯起唇角,然后转身去到他面前,像个傻女孩那么迷恋的眼神望着眼前熟睡的他。

    穆熠宸轻轻地沉吟了一声,闭着的眼眸微动,只是手却已经握住了抵着他胸膛的手,“一大早就不安分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一点点没有睡醒的暗哑,但是钦慕听着却觉得很惬意。

    “穆总早啊!”

    钦慕软糯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!只是这么早就被调戏!”

    穆熠宸的腰稍微往前了一点,手勾着她的腰压向他。

    钦慕听出他的意思,忍不住笑了下。

    穆熠宸渐渐地睁开眼,就看到她笑的那么清纯可人。

    钦慕看到他眼里的宠溺与无奈,想了想,又问他:“昨晚几点回来的?江之远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十一点多,他不太好,不过不是来自安楠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穆熠宸算是彻底醒过来,笑了笑,“你那么担心他,不怕我吃醋啊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关心谁你也爱吃醋的!”

    “穆太太,你果真是专门欺负我!”

    穆熠宸无奈的笑着,转而身子却朝她压了过去,钦慕顺势躺好,穆熠宸便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那么深情的看着对方,直到听着外面雨声大了,穆熠宸稍微往外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穆熠宸你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虽然看着外面,但是手却早就在被窝里不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,平静的让人以为他在做特别严肃的事情。

    钦慕气恼,却又没办法,心想每次你都能这么禽兽,我也要……

    所以就突然勾住他的脖子,去堵住他的嘴,叫他没办法再用言语折腾他,不过穆总的嘴巴不说话也可以是别的厉害!

    钦慕后来被亲的气喘吁吁的,大脑开始缺氧,穆熠宸却是将她的睡衣从肩膀褪下,薄唇轻轻地,从她的锁骨开始,一路往下。

    后来钦慕才知道,是江家长辈给安楠施压了,安楠自然不惧那些,说大不了离婚,让他去找个好生养的去。

    安楠的父母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婆家受了委屈,当即就去了江家,要将安楠接回去,江之远刚要去上班,车子在途中返回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家,安楠已经从楼上下来,江之远的母亲在旁边站着,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留安楠还是随她去,看到自己儿子回来,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安楠还是很虚弱,江之远看她一眼,然后就走了过去,“爸妈,你们不能带她走!”

    “之远,我们知道你们家都是有教养的人,肯定会把楠楠照顾好,可是这孩子自小吃我煮的饭习惯了,这几天身体虚弱肯定想吃我煮的饭菜,我就带她回去休养几日,等她好了,你再去接她回来吧!”

    安楠的母亲也好说话,并不想来吵架,如果能好好地把女儿领回家那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她习惯了小时候的口味,但是妈,您真的不能带她走!老婆!”

    江之远对岳母说完又看向他老婆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安楠。

    安楠知道他也不容易,但是还是摇了摇头,“我跟爸妈回去住几天就回来!你好好照顾公公婆婆他们。”

    安楠的声音也很轻柔,可是江之远却死都不愿意松开她,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穿着长衫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之远可怜的望着她问她,这两天她很怕凉,穿的也厚了些,常常在夜里满身虚汗,他怎么能叫她走?他想要亲自照顾她,现在开始,他觉得,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比他更照顾的周到安楠,也只有夫妻,才能照顾的这么细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安楠的父亲最了解江宴留老婆的手段,但是现在他更疼女儿,不舍的让女儿再在这里看公婆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“爸!求您,不要带走她!”

    江之远弯着腰,去抓了他岳父的手臂,他是真的恳求,恳求这两个给他老婆生命的人别带走他老婆,只是滑胎而已,他们还会再有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让我带她走,那我问你,如果她将来再怀孕,再滑胎,你还能这么留她吗?”

    安楠的父亲问江之远。

    “就算她以后不能生,就算我们不会有小孩,我也绝不放弃她。”

    江之远说完又看向安楠,安楠也被他这句话打动,完全没想到他竟然想到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在一起,不是为了给江家传宗接代的是不是?我记得我们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爱上对方!”

    江之远的眼神里越来越坚定,他不再像是个孩子一样没有主见,他那么确定他要的只是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安楠的眼泪不知道就怎么掉了下来,几次想要说话,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江之远的母亲就站在不远处,听到自己儿子说出来这番话,也是吓了个半死,他竟然说就算没有孩子也要跟安楠在一起?

    “亲家,我说一句话行吗?我有个想法,要是你们愿意,可以将安楠想吃的食物的做法说给我们知道,我们在家试着给她做!”

    江之远的母亲走上前去,知道事情是急不来的,眼下他们夫妻还是夫妻,亲家自然也就还是亲家!

    “楠楠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最终安楠还是没有走,不是为了别人,只是因为江之远说的那番话,打动了她,他们俩在一起这么久,江之远是第一次说出这么让她感动的话来。

    平时江之远总是那么玩世不恭的,可是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,他是一个丈夫,他担得起一个家。

    江之远在她面前流泪了,但是他再也没有像是以前那样,那么容易六神无主,他开始,好像变得可以拿主意了!

    想想自己这么些年,不是也一直在等他长大吗?

    安楠突然忍不住抱住他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其实失去孩子的那一刻,她真的有种,命在渐渐地消逝,真的有种,幸福就要从她的小腹一起流掉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踏实了些!

    安楠跟公司请了假,请了长假!

    暑假开始的那天,钦慕他们才得知,江之远带着安楠出门去了,去周游世界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天下午穆熠宸的车子停在钦慕工作室门口,西边的天透红,那片湖也被照的格外的美,他转身,挺拔的背影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中意正跟同事一起从里面出来要去办事,抬眼就看到穆熠宸走进来。

    穆熠宸漆黑的眸光锁定他,那么不屑地目光,从他脸上掠过,下一秒别开眼,大步未停过。

    中意心里知道穆熠宸对他不爽,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该为此而不高兴,他给喜欢的女人工作,很中意!

    周遭的人不知道怎么的,下意识的都看向往楼上走的那个背影,就连小美跟燕子看着那个背影也忍不住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穆熠宸周身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信号,以及他那天生的冷漠脸,整栋工作室都突然变的静起来。

    钦慕正在跟罗丽聊天,听到有人直接推门进来,她下意识的转了头,罗丽刚好对着门口,抬眼就看到是穆熠宸,便立即微笑着:“穆总来了!”

    他礼貌的点了下头,然后下一眼便对着钦慕了。

    钦慕一直看着他,看着他的脸上有些冷漠,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些嫌恶,也看着他渐渐地走近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也没有提前打个电话!

    钦慕声音其实很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要来就来了!还要等什么人同意不成?”

    穆熠宸问了声,在她身边坐好,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些犀利。

    钦慕有点发愣,谁惹他了?

    “那我也没别的事情,就不打扰你们夫妻恩爱了!”

    罗丽背着包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穆熠宸仰头对她一笑,算是送她,钦慕站了起来:“我送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罗丽轻轻地拍了下她的手,然后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钦慕在她走后才又低头看着自己旁边坐着的男人,“你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!就是你那个助理,什么时候处理一下?”

    穆熠宸把大长腿交叠在一起,斜眼看她问。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人家又不是物件,什么叫处理一下?

    “怎么?不舍的?”

    穆熠宸又问她一声,这次明显更冷漠了,好像她不是他的老婆,是给他丢了生意的下属。

    哈哈!穆太太绝对想不到,他对丢了生意的下属绝对不是这副模样!

    “嗯!不舍的!”

    钦慕明知道他在吃醋,但是就是不习惯立即哄他,条件反射的就想这样跟他斗。

    穆熠宸吸了一口气,抬手就去捏住她精致的下巴,“你这女人,是非要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“疼?”

    “嗯!很疼!”

    钦慕被捏着下巴,说话的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疼死你算了!”

    他越看越生气,但是又怎么舍得真叫她疼,不过手虽然放开了她的下巴,转瞬人却又堵住了她的嘴,将她缠在沙发里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让他滚?”

    “小美生完小孩以后?”

    穆熠宸立即明白过了,她现在需要中意,因为小美以后会越来越不方便了,但是他怎么甘心,留着那么个后患在他老婆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美生完小孩以后?是不是还要等他们的小孩过万百日?”

    穆熠宸又问了声,手早就解开她的裙子扣子。

    “是!不过你在干么?现在楼下很多人!”

    钦慕的手去抓他的,心想,你想让我没办法见人吗?

    现在办公室的门都没有关!

    穆熠宸却并未收手,“我会在乎楼下很多人?就让他们都听听他们老板叫起来多诱惑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变态?”

    钦慕一只手去捧他的脸,实在是他的嘴总去亲她的锁骨,再亲下去,肯定越来越脱离掌控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!”

    穆熠宸哪肯放过她,不过等他无意间看了眼门口,发现门没关,还是把她从沙发里拉了起来,钦慕对他嘿嘿笑了下,然后故意坐到他腿上,“穆总上火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开着门跟你干?”

    穆熠宸瞅她一眼!

    “怎么会?穆总是谁啊?有什么不敢的?要不我去关上门来,再来伺候穆总?”

    钦慕鬼精的眼神看着他,穆熠宸却不知道怎么的就信了。

    直到门被从外面关上,穆熠宸才懊恼的骂了声,真见鬼的,他竟然会信她?刚刚她那眼神,哪里像是要回来伺候他的?

    钦慕下楼后已经一本正经的,大家看着她下来,还以为她跟穆熠宸吵架了,尤其是她脸色那么严肃。

    “钦钦姐,你没事吧?穆总不是上去了吗?”

    丁香先问了句。

    钦慕点点头,“穆总说他犯困要睡一觉,我就下来看看!”

    钦慕说着就到丁香跟上去了,丁香虽然已经从助理转为设计师有一段时间,但是看到钦慕要看自己手上的图,还是下意识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是替姜氏的大太太设计的礼服?”

    “是!不过这位大太太有点难搞!”

    丁香情不自禁的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镜框,真的是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“嗯!客人挑剔一点对你是有好处的,加油!”

    钦慕看出丁香的为难,但是顾客就是上帝,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呢?所以为了让她尽快的投入创作,钦慕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美正跟燕子在服务台窃窃私语,见钦慕过来,立即都挺直着后背装认真,钦慕瞟了她们俩一眼:“你们俩今天很正经嘛!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们本来就很正经哒,不过穆总不是上去了嘛!你干嘛突然跑下来,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小美说着说着就开始挑眉头,钦慕看着她那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: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小美反倒是被她问的说不出来了,一时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哼!肚子里还有一个呢,以后说话做事一定要三思,不要整天乱想些不该想的,小心你肚子里这个出来后也跟你一样稀奇古怪的,没个正行。”

    钦慕忍不住瞅了眼她的小肚子,小美吓的立即把自己的小腹抱住了。

    已经快六点的夏季,山湖的一旁,红的并不耀眼,却另有一番美感,钦慕从里面出来后便自己在湖边逛,风轻轻地一吹,温温的,却并不闷,或者是因为今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?

    还是因为,穆总在楼上?

    钦慕问自己的内心,然后不由自主的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满足于现状,即便他们没有再生宝宝。

    中意他们回来看到她在湖边站着,中意便跑去找她,手里拎着一个方便袋,在她眼前打开。

    钦慕一低头就看到方便袋里装着一些白色的小花儿,但是一时之间她也叫不上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花儿像不像你?”

    中意站在她身边问她。

    钦慕想了想,嗯了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摇了摇头,“这花儿都被你们咔嚓了,哪里像我,我可是咔嚓你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中意……

    钦慕抬头看他,才想起来,有些话他还是听不懂的,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,看她笑,中意也笑起来,在中国的钦慕,原来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以前从没见你这么爱笑!”

    中意跟她说,她在巴黎的那些年,虽然也会逗他们,但是绝对没有像是这几天他见的钦慕这样笑的开怀过。

    “嗯!因为这是故乡嘛!”

    钦慕点点头,认可他的话!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有你爱的人!”

    中意还是那么深情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钦慕抬眼看他,他说:“穆熠宸!”

    穆熠宸三个字之后,钦慕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    中意的眼里有一点点失落,不过他还是习惯对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穆总不是来了吗?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哦!他说要眯一会儿,我就出来溜达一圈!”

    还是那个借口,只是中意那眼神分明不信她。

    钦慕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对他笑了笑,中意也笑。

    中意走后钦慕自己坐在凉亭里,总觉得有点使不上力来,情不自禁的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开始上上下下的起伏。

    穆熠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真的睡着了,等出来的时候大家早就下班了,只是夜幕降临前,凉亭里还坐着一个妙龄女子,她身着简单的长裙,远远地望过去,竟然有些文艺。

    穆熠宸在她身边站了快一分钟,钦慕才回过神,稍微抬眼,看到他的西装裤,很快穆熠宸就坐在了她身边,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就是觉得这里景色真好!”

    钦慕的声音带着许久没说话的暗哑,又不失温柔。

    穆熠宸觉得她穿的这么单薄坐在这里并不舒服,所以抬手去把她抱了起来,抱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钦慕吓了一跳,双手立即搂着他,艰难的问他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坐在我身上舒服!”

    穆熠宸说!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坐在他身上舒服吗?

    坐在他身上才更煎熬吧?

    “不要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穆熠宸看她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,忍不住叹了一声,心想穆太太这小脑袋瓜啊,真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一看她乱想,他的腹部就忍不住起反应,钦慕瞬间就直起腰,满脸涨红,“穆熠宸你千万别……”

    周遭现在都静悄悄的,湖面上被风吹的有点小波浪,摇摇晃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