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现代言情 >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老江和小江(一更)
    离开医院的苏玉芹,和江男坐在道边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她仰头看向蓝天白云。

    这天啊,晴空万里,可她却真生病了,关键这病让她自己都很震惊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,她常挂在嘴边骂江源达的就是:“你有病啊?”

    搞了半天,是她有病。

    “闺女,妈得的这个,是不是精神病?”

    江男握紧苏玉芹的手:“胡说,跟精神病扯不上,不信咱俩再回去,我让郭凯他妈给我也瞧瞧,指定也能查出来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男还没说完,苏玉芹已经用手堵上她的嘴了,嘴上还使劲往外吐吐沫,又用脚跺地面:“呸呸呸,老天爷啊,可别听这孩子瞎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我不?”

    “信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治好的,我把话撩这,就几个月时间,啊?我陪你一起,就没有不能成的事。”

    苏玉芹这回终于露出点笑容了。

    江男一看她妈乐了,马上笑嘻嘻道:“来吧,吃药,吃完了咱再去老中医那看看。这回真挺感谢我班小郭他妈,她说那大夫也一定有点能耐,呵呵,你看我是不是人缘不错?连家长都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苏玉芹点头,非常配合地接过药片,拿过水,仰脖就吃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吃的是啥药,一次吃几片,她根本就没看说明,都放在女儿那,知道女儿也会给她操心到的。

    要说她不害怕吗?

    害怕。

    人一有病,心里没底,她本来就胆小,就看她不敢看药瓶上的说明书,怕心里更犯膈应,就可见心理负担有些重,却强装着没关系。

    苏玉芹也频频暗示自己,要好好治,有女儿陪着,真的不要紧。

    就在这对娘俩挎着胳膊,站在街边等红绿灯,又你一言我一语地,正商量去哪家干净可口的小饭店吃饭时,江源达和郭凯的妈妈也在办公室对话。

    而且,江男和苏玉芹并不知道,江源达是一直跟踪她们,才来了这。

    因为昨天晚上,他其实也住在香格里拉。

    他后半夜不是被女儿几句话怼的,不好意思呆下去了吗?他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一生气,打算下狠赌一把,如果妻子女儿旁边那房间要是空着,他就败家一次,住进去,花钱住进去。

    要是旁边没有空房间,那就不值了嘛,他再折腾回家。

    很凑巧,有。

    所以从早上开始,女儿和妻子都干了些什么,他都清楚。

    江源达是站在旮旯处,眼睁睁看着闺女排号、挂号,陪她妈坐在那说话。

    他极其纳闷,差点控制不住想上前问问来这干嘛,怎么还挂的是精神科,但不知为何,站下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他告诉对面这女医生,他真是江男的爸爸时,答案有了,也不用纳闷了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一个他不是很了解的病。

    妻子有病了。

    江源达失魂落魄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有人骂他:“怎么走路呢,眼睛瘸了啊?撞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江源达也好像没听见。

    直到坐在车里,他才用两手慢慢地搓了搓脸,脑海里全是医生的那句:最严重的结果,有的患者会轻生。

    电话又响了,妹妹江源芳的,这一上午,妹妹打好多个,江源达知道不能再按断了,略显疲惫的语气:

    “嗯,对,男男回来了,”又想了想嘱咐道:“源芳啊,哥就求你这一回,消停点,行吗?我和你嫂子的事,别掺和,再经不起更乱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江源芳继续犟嘴的声音:“可是哥,你也得听我句劝,到什么时候也得是原配夫妻,外面那些小狐狸精,那都靠不住,等将来那些玩意,会对咱爹不行,对男男不行,等你没钱了,对你更不行,少年夫妻老来伴,你别整个让我不掺和,你再转头真和别人接着胡扯?”

    江源达打断:“不会,我得等你嫂子,她什么时候再搭理我了,什么时候我俩就和好了,啊?源芳,源景那面和爹那面,别再出幺蛾子,我真是没精力,好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江源达坐在车里,当即甩自己个大嘴巴子,或许是太疼了吧,打的眼里有了泪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天时间,就在江男拿着郭凯妈妈给的老中医地址,带着苏玉芹求上门时,江源达这面是选择回了家。

    他进屋第一件事,就是开始收拾屋子。

    将塞满烟蒂的烟缸倒掉,刷干净了,放在茶几抽屉里;

    半拉开的窗帘都给它拉开;

    端着半盆水,拿毛巾擦镜子,擦桌子,擦电视屏幕上的灰尘;

    扫地、墩地,洗衣机转动着他这两天换下的脏衬衣和袜子,再把水池里堆的饭碗刷完、放好。

    等忙完这些了,他坐在床边,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,心里在和自己对话:你看,江源达啊,你还没干啥呢,两个多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,你还是个大男人有力气,还不像前些年,苏玉芹得给你重病的老娘,洗拉了尿了的床单被罩。

    男人再次双手捂脸。

    他在独处的地方,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,再不用扮演强者和一家之主、不用要面子时,这一刻,手心沾满泪和鼻涕,哭的肩膀抖动。

    晚上五点,江男接到她爸的电话,还指示她,单独回趟家,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她只能安排妈妈自己在酒店等舅舅他们。

    本来在出电梯时,江男还真琢磨了几分钟,要不要再开个房间。

    一想,算了,等和他爸说完话再研究,反正晚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不行明天的,等舅舅他们回去,她就带着她妈去哑婆婆那,总不能一直住酒店吧,明天再抽空找装修公司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家……

    江源达端茶壶,给江男先倒了杯茶水,倒满后,还往女儿面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那状态,看起来和昨晚后半夜胡闹的爸爸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男男,你妈那病,老中医又咋说的,咱用不用去趟首都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男眼睛极快地闪烁了几下。

    她没有问,你是怎么知道的,而是在沉默几秒后,喝口茶水就告知道:“一个是吃药,运动,主要是情绪,得让她高兴起来,有盼头,这东西就是长期的,药物和生活状态相结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听你同学他妈说了,我是上午在医院看见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江男端茶杯喝水。

    喝完,她就开始观察这个家,很干净,好像才收拾过,不是她爸爸的风格。

    忽然眼神又顿住,看向电脑旁边摆的电子琴。

    江源达正要给女儿续水,也顺着江男的目光,跟着看向电子琴:“那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,喜欢不?我记得你六岁吧,咱家斜对面那音乐老师就教的是这个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江源达脸上露出点笑容,用着轻松的语气,道出曾经的遗憾:

    “那时候咱家条件一般,给你奶看病,花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嗨,不找借口了,反正也不只是条件的事。

    看你任大爷他们,那阵还不如咱家,照样送那个任子滔去学电子琴,你说他一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得说是我和你妈啊,在这方面,是不如他们。

    有天,你可能不记得了,你任大娘打发你跑腿,让你给任子滔送屁股垫,说那老师家凳子凉,你颠颠跑去了,回来扒着你妈大腿,说是也想学电子琴。

    我在你奶那屋,都听见了,本来想咬咬牙……但那阵雅马哈也太贵了,学费也贵。”

    江男听到这,跟着笑了笑:“你这哪是送我生日礼物,是给你自己补遗憾。”

    谁知,江源达还真点点头,且口风一转:

    “和你妈回家吧,我要去趟南方,上货。

    最近几次货,选的是真有问题,卖的不咋好,我打算亲自去一趟,估计来回加一起,最少得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你们住宾馆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你妈那头,正好你放暑假,多陪陪,多给张罗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看病,一方面是把那新房弄起来,看看哪个装修队干活利索啥的,挑她喜欢的装。

    反正你现在行了,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江男脸色有些严肃:“你是真走?”

    江源达摆了摆手,不打算多谈这个话题:

    “再一个,男男,你想过等你开学了,让你妈干点啥吗?

    我这一下午就琢磨,你妈恐怕是憋屈造成的。

    以前她是挺要强个人,活生生憋屈成这样。

    以前她也跟我说过,说你奶奶还在那阵老叹气,叹的她心里堵得慌,我还以为她是找你奶茬,不愿意养老人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,一到下雨阴天,你妈也和我磨叽,总说心里堵的没个缝,我也没当回事,我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话音就打住了,江源达还摇了摇头,算了,说正题。

    “你妈啊,估计她并不愿意跟你舅他们一起干点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还是想像年轻那阵,接着倒动服装,干女装,那是她最闯实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江男半张着嘴,看向面前的茶杯。

    而江源达,还有一句没告诉女儿,你妈应该想比我厉害一回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下定论:

    “你妈这,听我的。

    咱家地下城对角,有四个柜台一起往外兑,我琢磨了一下,都给它兑下来,打通装修,在地下城干女装精品批发屋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那精品店就是这些商家里的头一份,也比我现在那小屋大多了,选个好牌子做代理。

    这些事,我来张罗,不用你管。

    去掉给你任大爷倒短的钱,剩下的也够,正好都买那柜台。

    不过你得和你妈说,是你弄的这些。”

    江男懂了,心想:当两个精品店面对面,妈妈的,比爸爸的大,妈妈要是再卖的好,比爸爸挣的多,而且就厉害给她爸看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江源达: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了,我走了,赶紧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回家,不行你去接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