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古代言情 > 暴君归来:霸宠枭后 > 990章决裂,宁太妃的狠毒(2)


    990章决裂,宁太妃的狠毒(2)

    龙澈对纳兰清冲过去的时候女人的脸露出一抹兴奋的表情,抬头,静静的看了四周一眼,眼底划过一抹寒光,看着一边的商王冷冷勾唇,她慢慢的后退……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,慢慢的,离开……

    等商王发现的进候己经迟了……眼前的女人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,好像凭空消失一般……

    他的心一紧……

    可是视线却被眼前缠斗在一起的纳兰清被吸引住了,没有心情去理会,突然之间消失的女人,商王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随着纳兰清方向……

    看着龙澈为了手里的女人而对纳兰清下手……

    纳兰清连忙后退,躲开了男人的攻击,她静静的看着龙澈手里的长剑,目光没有任何的动容,仿佛被刺杀也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轻点着地面,利用轻功拉开了与农村的距离,他后退了好几步,躲开了眼前常见的攻击,稳住身体,才慢慢地说:“原来……嗯,是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龙措的心中十分的挣扎,可是他又不得不听令行事,如果不对纳兰清下手的话,他的女人跟孩子将会不保。

    这是无奈之举,您知道一旦对纳兰清动手,迎接他的可能是万劫不复的报复……他没有任何的选择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纳兰清极快的拉开了与眼前男人的距离,她眯着双眼,目光之中一片警告:“澈王,你可知道你的选择会替你带来什么?”

    他知道!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可是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会面对许多的选择!不管面对何种选择,只要不让自己后悔就好。

    虽然对不起清弟!

    因为在他的心中,雪儿与孩子更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无论受到何种报复,他都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商王看着眼前的女人,很难分出胜负,他一把掐住了百里雪儿的脖子,恨声警告:“杀了纳兰清,快点杀了纳兰清,否则本王一把枪断他的脖子!”

    商王的情绪有些激动,久久都没有看到纳兰清死亡,让他觉得十分的不满。

    拿着百里雪儿当成人质,用来威胁龙澈……

    “杀了纳兰清,快点杀了他……”商王瞪大了双眼,他的脸色一片扭曲,过于急切的想看到纳兰清死亡的惨状,所以导致于她现在有些看不清自己的状况。    

    在他的背后,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接近,慢慢的,轻轻的,好像鬼影。

    因为服下了隐匿气息的药水,所以商王没有发现自己的背后早已经潜伏了一道亡灵,一直静静地等着机会,直到看到商王有些癫狂凌乱的时候,他才慢慢的接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杀了纳兰清听见没有?本王命令你杀了他。”商王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已经完全不露着的地方的眼中,他的目光只看着纳兰清,迫切的想要杀死他,情绪十分的激动。

    突然纳兰清停下动作,他伸手握住龙澈的手,目光静静地看着商王:“看来这一次我又成为他人的棋中子,这种感觉当真令人不悦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商王听不懂,也不想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的纳兰清好像在自言自语,让他不由得升起了警觉之心。

    纳兰清目光之中闪过一抹血色,血色之中泛着淡淡的怒意,全身的气息开始变得冰冷起来,抿唇,目光看着商王的方向:“动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直到自己的心口突然一痛,都十分尖锐的痛楚从他背后一直传到了胸前,商王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,从背后刺入,从胸前穿出的剑刃,而且剑刃之上沾满了鲜血,那是他的血。

    用力的吐出一口鲜血,她瞪大了双眼,僵硬的回头映入眼前的是一双冰冷无情的双眼,以及蒙脸的黑衣男人。

    回忆一手掐住商王的脖子,用力的抽出手里的长剑,然后将长剑横在了商王的颈边……

    同时,一个暗卫闪了出来,手中的长剑朝着百里雪儿手腕上的绳子砍去,一手搂住她的腰,接住往下落的百里雪儿……没有任何停顿的抱着百里雪儿飞速的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清弟!”龙澈不由得停下了手,下意识的看向了纳兰清的方向,原来她还有准备后手。

    是自己错怪了她……

    龙澈飞快的跑到了百里雪儿的身边,看着他双腿上面的血,骷髅还有那血肉模糊的的伤口……以及全身一天破烂被撕成碎布条,勉强都无法遮盖身体重要部位的凄惨模样……龙澈脸上的愤怒越来越深……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”

    百里雪儿半昏半醒,隐隐的听到了自己心上人的呼唤,她费力的想要睁开双眼,可是却越昏昏沉沉的,无法反应。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”

    纳兰清静静地走到了商王的面前,居高临下,脸上一片冰寒:“谁让你来这里的?百里雪儿不可能是你绑过来的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商王被魂一制住动弹不得,对于纳兰清的问话,他偏头不打算回答。

    纳兰清伸手,魂组成员将手里的长剑递到了纳兰清的面前……

    握住剑吧,用力的向下一刺,双手扶在箭靶上面,纳兰浅她微微的弯着腰,居高临下身心一片慵懒自在,漫不经心的问:“商王爷,是谁引你来的?那个女人,是谁?”

    纳兰清手里的兼职的自由了,商王的大腿上,就如同对待百里儿那样,本次入商王的大腿,然后我再见吧,慢慢的扭曲的剑身……如同搅拌的什么一样拿着锋利的剑在他大腿血肉里面不停的搅拌着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强烈的剧痛让商王无法忍受,这种痛楚是人都无法忍受……身体被人深深的绞碎,那种无法言语深入到骨髓的疼痛让商王不停的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纳兰清就只是静静的看着,看着商王痛苦的脸,脸上没有任何愉悦的表情,也没有任何情绪,就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人对于疼痛有着很强的耐力,不管是被斩断手脚,还是被长剑刺透身体……一瞬间的疼痛之后就会麻痹而适应……不知道现在这种疼痛属于几级?”纳兰清静静地问着,静静的看着,就好像在研究小白鼠一样的盯着商王。

    仿佛他好像连痛感都快要失去一般……

    那空洞到诡异的双眼,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,就连身边的龙澈也感受到她的不对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