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古代言情 > 侯府商女 > 第2371:扎心十问做出惩处!3
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一出来,让瑶仙宗长老团彻底的乱了,二太长老直接昏死过去,大长老也晕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跟瑶仙宗宗主一样,都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的,可是当最后侥幸无望,结果已出,这份刺激一下子就受不了晕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,短暂的混乱之后,落枫长老已经安排医师,给这两个急火攻心的人一人喂了一颗清心丹,人此时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表情貌似已经到了生无可恋的地步了!

    二太长老的眼神都是空洞的,甚至时不时的还会恶狠狠的看着谷氏几眼,吓得谷氏一惊一乍的,差点蹦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场合她又不能对这老不死的说什么,否则口水能淹死她。

    失去这个机会,她作为瑶仙宗的宗主夫人也是很可惜的啊,也是心里很难受的啊,怎么就没有人体谅她的难处呢。

    连宗门里面一个死老头子,都敢给她脸色看了,因此谷氏的脸色也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偏偏长生研修学院的总院长再次对着瑶仙宗发难,让所有瑶仙宗的人觉得自己是在乘坐飞行器一样,忽上忽下的,心惊肉跳艾玛年轻人都要捂胸口了。

    因为长生总院长清冷的声音,响彻整个宴会厅,“既然瑶仙宗宗主已经确定没有资格参选,那么就开始领罚吧,对于流民问题,曾经长生已经给过瑶仙宗无数的机会,一共五年就可以彻底治理,甚至是三年都可以治理的事情,却让瑶仙宗拖拖拉拉的长达十年之久没有解决,可见瑶仙宗对作为封地之主,对于百姓们的诚意不够。”

    这话已经说的有些严重了,瑶仙宗宗主头上的汗唰的一下下来了,“不不不,总院长我可以解释的,可以解释的!”

    他急着挥动双手,想要解释,可这个时候解释也是个没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金院长淡定的说道:“瑶仙宗宗主听令即可,无需解释!”

    瑶仙宗宗主不吭声了,但是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面,如果不是闭着嘴巴,估计心都要吓得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的他却什么都不能做,更不能说,只能听令了。

    长生研修学院总院长说道:“瑶仙宗流民问题,不仅是瑶仙宗宗门的问题,已经影响到了上部大陆几十个宗门,影响范围大,造成的后果严重,瑶仙宗多年来奢靡成风却无视这些可怜的百姓,已经是失职的行为,”

    “本总院长作为上部大陆的守护者,必须对于这样的行为和造成的结果对瑶仙宗进行惩处,下面便公布惩处结果,第一,瑶仙宗十年内拿不到长生研修学院资源!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啊,瑶仙宗宗主刚刚十个答案里面有一个说谎了,应该是哪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是最后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是霉米施粥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第一个,没有准确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众人瞬间议论纷纷,这种机会不常有,而瑶仙宗作为众矢之的的机会更不常有!

    因此大家对于瑶仙宗的事情,议论和讨论的声音,实在是太热情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对于一下子扣掉十年从长生拿到资源的事情,到底这十个问题错在哪里了,总院长不说,其他人也只能瞎猜了。

    但是瑶仙宗宗主是心虚的,心虚的不要不要的,谷氏也是心虚的,整个瑶仙宗团队是心虚不敢吭声的,否则以瑶仙宗这群人的德行,一定会站起来激烈反对的。

    可这样大的事情,甚至是事关日后十年发展的事情,瑶仙宗却当做自己没有听见一样,迷惑着自己,大家就已经知道总院长的惩罚,瑶仙宗捏着鼻子认下了。

    总院长继续说道:“第二,鉴于瑶仙宗无法采取有效措施救治流民,周围的大中小门派起到了关键的人道主义救援的作用,让百姓们有个容身之地,继而从今天开始,所有持有瑶仙宗户籍的百姓们,可以自主选择新的门派进行落户,瑶仙宗不得干预!其他宗门也做好接纳准备!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,总院长不可以,真的不可以啊!”瑶仙宗宗主崩溃了,他自己封地的百姓,想不想管都在他一念之间,还不是因为户籍在这里,他们走到天边也要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长生竟然判定持有瑶仙宗户籍的流民,可以自主选择新的落脚之地,这相当于直接挖了瑶仙宗的根啊。

    瑶仙宗宗主现在是怕了,真的怕了,连连求饶说道:“总院长大人,这件事情可以商议,是可以商议的,我们瑶仙宗可以在一年之内解决所有问题,可以的,真的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金院长冷冷的说道:“瑶仙宗宗主这话说出来也不脸红,这种话,你已经说过了不下八次了,但是过了十年零四个月的时间,流民问题不仅没有解决,还越演越烈,那么只能证明瑶仙宗没有能力,解决这个问题,”

    “可是周围的宗门却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,既然如此,瑶仙宗本来并不是特别想要解决的问题,现在已经解决了,长生回头会安排人员坐镇瑶仙宗,协助管理户籍问题,皆大欢喜不是很好么?”

    好什么好?

    一点都不好!

    半点都不好!

    瑶仙宗宗主觉得哪里都不好了,以后再也没有拿捏周围宗门的机会了,也再也没有让别人给养百姓,他随随便便就能召回的事情了,不行,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瑶仙宗宗主跪着挺直脊背的说道:“瑶仙宗户籍的百姓们怎么可以入了其他门派的会籍,祖上可没有这样的先例,这个口子可不能开,绝对不能开。”

    金院长倒是给气的微笑了一下,“瑶仙宗似乎很喜欢拿祖辈说事,但瑶仙宗宗主忘了,你的祖辈可不曾出现十年的时间,都没有解决流民的问题,如果说前几年是天灾,后面就是管理不当造成的人祸,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,既然瑶仙宗宗主已经知道今天的结果不可更改,为何早些时候不抓紧时间努力?所有机会都是在自己手里放弃的,现在想抓,谁在原地等着你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更来了,哈哈哈,亲们今天的更新都来啦,支持走起!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