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古代言情 > 庶女攻略:重生为后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重归沈府
    “恭喜姐姐了。”沈影卿小声道。等沈影卿话音刚落,身后就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县主又如何,这般破相的县主,千古怕是第一人吧。”沈雅兰说完,尹珍淑推了她一下,示意她不得无礼,沈雅兰不悦的就转身离去了。沈雅兰一直是看不起任何人的,但是尹珍淑却知道,沈安嫣成了县主之后,进宫走动的机会也多了起来,虽说沈凌央之前也有很多进宫走动的机会,但是沈凌央去的全是公主或者后妃之类的女眷之地,基本上看不见皇上或者皇子们。更何况,就算有机会遇到那些皇子们,沈凌央也会抓紧表现自己,到时候还有沈雅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带沈安嫣入宫,别的人等就留在府里吧。”夜秋倪虽不悦这道圣旨,但是也无法抗旨,随便一吩咐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尹珍淑道,“夫人,这可是我们沈府女儿中第一个被封爵位的,我瞧着让别的姑娘们也一并进宫去吧,体现出我们的重视。”尹珍淑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夜秋倪一点也没犹豫,她岂会不知道尹珍淑打的什么算盘,到时候各位郡王和侯爷,甚至各位皇子都会到,基本上全都是优秀的青年才俊,沈安嫣不得不去就已经让她很不情愿了,岂会让别的人也掺和这一脚。更何况,当时候沈安嫣肯定出尽风头,就算沈凌央去了也只能做陪衬,还不如不去。

    沈安嫣回到沈府之后,消息流通了不少,回到了容华阁,只剩雾棋和知画,别的人都被遣散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安嫣回来后,加上芷书和司琴四个人将屋子打扫干净了,然后将带回来的那些东西重新归纳好。

    沈安嫣之前暗阁里面装了不少价值不菲但是不方便示于人前的首饰,但是因为秉德的关系,全部都当掉了,所以暗阁里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夜秋倪说今日沈安嫣回来的匆忙,府里内务一切不好调度,待到明日再给她分配杂役的婢女,但是沈安嫣今天就得住下,所以不得不马上打扫。

    才将院子初步整理干净,沈安嫣还未坐下,容华阁里便迎来了一位“贵客”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!”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沈安嫣光听着发腻的声音就是杏雨。

    “她怎来了?”芷书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,要让她走吗?”司琴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吧。”沈安嫣转身坐下,淡淡道。

    司琴没有多问,这么久以来,她已经知道了沈安嫣手段绝对不简单,之前只是没有近距离接触,原来从小看似简单的五小姐,都只是扮猪吃老虎而已。从那次刺客之事起,司琴就对沈安嫣佩服不已。想必这些东西,以前的钰香是知道的,可怕的是,生活在一个院子里,两人竟然能将其他人瞒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五……五小姐。”杏雨进来,先规规矩矩的行了礼,然后道:“恭喜五小姐重回沈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安嫣应道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还肯见奴婢,真是宽宏大量。之前那事,纯属是一个误会。”杏雨之前帮沈清然指认沈安嫣,沈安嫣因为烦恼的事情太多而没有去管,也导致自己的声名再一步恶化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许久没见沈府的故人了。”沈安嫣说这话的时候,依旧是没什么感情,语气都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杏雨显然习惯这样的沈安嫣,因为沈安嫣以前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,您刚回府,有很多事情都不清楚。奴婢想着往日小姐待奴婢的好,特意来禀告五小姐。”杏雨道,“五小姐之前和大小姐似有些纠纷,往后可不行了,大小姐……已经和太子定了亲事,就在太子生辰那日,五小姐你没去,若是您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是知道的,我也为长姐高兴,不必多说。”沈安嫣明确的表态自己对太子没有意思,不然杏雨还要再吹捧一下自己和太子多般配了,这种话,沈安嫣听都不想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五小姐既然知道了,还有件事,便是八小姐,她嫁与林大少的鲁莽举动,想必五小姐是知道的。”杏雨也听闻了沈安嫣为何会回来,而且一整个上午沈安嫣和沈府其他所有人都在正殿的这件事情,沈府都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没有随嫁?”司琴问道,这点她很奇怪,待在沈府,杏雨几乎没有出头之日,可是去了林府,杏雨就是林府主母的贴身婢女了!

    “八小姐走了,因为奴婢不是处子了,也想留下来伺候相爷,就没有随嫁过去。”杏雨解释道,“是五小姐将奴婢过给八小姐的,奴婢一直在帮五小姐观察她的一举一动!奴婢一直是效忠于五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嫣知道她要说她的目的了,也就顺着她的话道:“这我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幽兰仗着沈清然嫁给了林修业,愈发的嚣张,不仅不干厨房的活了,夜夫人给她在南苑安排了间屋子,她自己待在里面不做事不说,还要从沈清然的院子里选人去伺候她,八小姐也允了,夜夫人竟也就随幽兰了,让她自己选罢。”杏雨忿忿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……”沈安嫣笑了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了,她既然选奴婢去伺候她!凭她也配!五小姐你可千万要为奴婢做主啊!奴婢在容华阁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!”杏雨声泪俱下,样似凄惨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们同为通房,她这般要求的确不合理。”沈安嫣道。对于夜秋倪来说,幽兰比杏雨的威胁可要小很多,沈清然只是因为深沉殷醉酒后的无心之过,而且多年来一直没有承认过沈清然,更没有给幽兰任何身份。深沉殷对于沈清然和幽兰这样在自己人生中存在的败笔,是否认态度的。别说再次宠幸幽兰了,就算深沉殷魔障了,去崇信人老珠黄的幽兰,幽兰也基本无法再为深沉殷生儿育女了。可是杏雨不同,杏雨年轻美貌,而且尚能生育,深沉殷宠她也不是因为醉酒疯语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那幽兰还不知足!既然央求相爷将她抬做姨娘!相爷同我讲了这事,奴婢真为相爷感到愤怒,凭她是什么身份,也想抬做姨娘?”杏雨说着,声泪俱下,道:“五小姐,奴婢可是从您这出去的人,她们这样给我颜色瞧,就是在给您难堪啊!奴婢蒙羞不要紧,这三天都伺候着那幽兰,没有任何怨言,可是您已经回到了沈府,这事还不管管,岂不是让沈府的下人看不起您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