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游戏竞技 > 如影谁行 > 0632 怨灵自杀
    他突然间收回法杖,用力的往自己的头上砸去……那黑雾凝聚成的人形顿时便散开,变成薄薄的一层,飘散在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寒风中,望影挺身而立,俊美的面容上浮现着一抹轻松的惬意,薄唇亲启,用一种悠然的声调说道:“莫安公主,你赢了,这样的男人,用生生世世去守候也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一缕幽蓝色的光芒袅袅的来到了望影的面前,光芒中隐隐可以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子含笑站立在其中。

    女子一头墨黑的秀发披在肩头,头上戴着华丽的凤冠,珠玉垂在额头,一双明眸水灵灵的镶嵌在光洁的额头之下,鼻翼微张,鼻头圆润,面如桃花,肤如凝脂,一袭华美衣裙随着幽蓝色的光芒袅袅的飘动着。

    莫安公主虽然双眸含笑,可是瞳眸中的落寞之色并没有完全消失,饱满如樱桃的唇瓣轻轻的一笑,声音悠远的如同来至于天边,“我并没有想过要赢他,只不过这上万年的孤独寂寞我实在是受够了,要不是你们的出现,我根本没有勇气下这么大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莫安公主,你不必将功劳送给我们,我们的出现就是上天赐予你们的机缘,你能够及时醒悟,而是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使度秘放下一切怨恨,只能说明一件事情,就是在度秘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和宫主相媲美,就算是是他自己灵魂也是依附在你的灵魂在上的,如果你不在了,他也愿意跟随你魂飞魄散,你们的感情不仅仅经历了生时一辈子的考验,更是经历的上万年的磨砺,现在可以说是一个最圆满的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清明的看着眼前这一片薄雾,薄光有着星辰之光的照耀,越发的缥缈,凄清,如纱幔一样轻轻的笼罩着整片山林。不过,望影知道这片薄雾最想守候的就是这一缕幽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莫安公主居然略带苦涩的一笑,“你觉得他不会怨恨我吗?因为我,他要成为这世界上最低等的幽魂。也许,你根本就不了解他,他是天空中翱翔的雄鹰,是草原上奔跑的猎豹,是大海中卷浪的巨龙,他有着天神一般的骄傲,可是我却亲手将他的骄傲给毁了,即便是以后他会留在我的身边,也只不过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?”

    望影却微微一笑,一身白衣缥缈出尘,。有着谪仙一般的清雅脱俗,“莫安公主,你何尝不高贵,不骄傲呢?你为何甘愿在这里做了上万年的幽魂?你为何要一次次放弃投胎转世的机会?你自己可以做到,可以坚持,为什么不去相信他呢?我以为刚才他用法杖砸向自己的时候,你什么都明白了呢。”

    莫安公主抬头看了看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薄雾,美丽的瞳眸中闪过一抹凄清的笑容,“真的吗?他真的甘心放下一切,和我永远待在这片山林之中吗?”

    轻轻的抬起手腕,柔若无骨的玉手平摊开来,似乎想让那些薄雾在她的掌心中休息,瞳眸中的柔光一片,依恋,怜惜,不舍,眷念,使得那张面容变得迷魅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是看的清清楚楚,说实话,在下十分佩服公主这种决然之心,换做在下,未必做得到。”潋滟的双唇微微的一挑,唇角边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弯弧,这张俊美更添几分俊逸潇洒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们,不会明白我们曾经在一起经历了什么,有时候,过去的一切足以让人念想生生世世。”那双美丽动人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落寞之色,绝美的面容上绽放出瑰丽的容光,连一丝愁绪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望影的一番话,突然间给了她无比的信心,她开始相信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,往着那游动的薄雾,无限的憧憬慢慢的从双眸中绽放出来。

    那薄雾慢慢的聚拢,很快又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形,仔细看去,正是度秘。他的怨灵已经被自己的法杖所杀,现在出现的不过是一缕幽魂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幽蓝色的磷光纷纷钻入薄雾中,最终将薄雾给吞噬掉,度秘和莫安公主一样,身形出现在这一缕幽蓝色的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两缕光芒瞬间拥抱在一起,度秘的声音仍旧颤抖不起,不过却已经有了暖人的温度,“莫安,我终于见到你了,这么多年来,我只有在梦中可以见到你,现在我终于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莫安的头轻轻的依偎在度秘的胸口上,双眸中闪耀着幸福的泪水,“是啊,我们等了上万年,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你知道吗?我和你一样,只能够在梦中见到你,我想你的时候,就想让自己安睡,然后做一场美美的梦,梦中有你,还是以前的样子,有你,有我们的孩子,我们一起在阳光下嬉闹着……可是,美梦并不是想要做就能够做的到的,往往在我最想你的时候,反而无法如梦,我的心一寸寸的被凌迟着……上万年了,这种煎熬我真的承受不了,所以,我希望你不要怪我自私,这样对你,如果,你真的怪我,也请你放在心里,不要让我察觉到,让我的灵魂歇息一阵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度秘的下颚在莫安公主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的摩挲着,眼眸里闪动着莹莹的泪光,发丝如锦缎般的垂在莫安公主的面颊上,画面静美的如一汪秋水,“不,我怎么会怪你呢?我应该请求你的原谅才对,因为的执念,让你忍受了上万年的煎熬,我现在真的明白了,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世的冤屈而生生世世的痛苦下去,这根本就是我们自己不放过自己,原本以为我变成怨灵就可以惩罚人类和精灵的王族,我现在才明白,我惩罚的是我自己还有你,以后,我们应该为自己而活了。”

    度秘那条熠熠生辉的红宝石项链,温柔的帮莫安公主戴上,粗粝的指腹拂过那耀眼夺目的红宝石时,那双冷眸里已经绽放出炽烈的温度,“莫安,你知道我发现这条项链的时候有多么激动吗?我想,就算是我永远见不到你,有它陪着我,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的,所以,我一定要将它给抢回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