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言情网 > 现代言情 > 金丹老祖在现代 > 第715章:地球最讨厌的物种
    柳夕早就应该想到,所谓化生大法,其实只是祭祀的巫术,本质上并不是用于战斗。化生大法的作用就是沟通天地,召唤冥冥之中存在的巫祖,祈求对方替巫祖后辈开窍。

    巫祖是什么?

    传说中巫祖就是盘古,曾经宇宙一片混沌,如同鸡蛋一般,里面孕育着盘古和一些古神。后来盘古苏醒,一斧劈开了世界,清者上升成为天,浊者下沉变成地。盘古双手撑天,双脚撑地,将天地分开十万八千里。随后双眼变成日月,呼吸变成风云,手足变成山脉,身躯变成大地……最后的精魄,则变成了十二祖巫和万千巫族之民。

    这也解释了巫族为何天生就这么强大,因为天地本就是巫祖盘古开辟,世界上流动的法则,也几乎都是盘古身躯里孕育的法则。

    就连天道,也是盘古一抹曾经的意识。要不是巫族太过分了,天道也不会抛弃掉一脉相承的巫族,反而选择了修士和其他族群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,那就是天地世界的法则和规律,都是出自于巫祖盘古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巫祖就是世界法则,只是无形无质,没有七情六欲,就像一个冷漠的机器,依照着原本的设定千万年的运行着。

    化生大法的作用,就是可以用巫祖的祭祀来沟通世界法则,影响世界法则这个机器的运行,从而替施展化生大法的人开窍和刺激祖巫血脉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这个世界法则指的是任意世界的法则,不单单指的是修道世界。如果修道世界和末法世界是互相平行的空间,两者相连的是一道虫洞,既然修士能够通过虫洞来到末法世界,天地法则同样也会穿梭而来。

    因为盘古开启的是宇宙,而不是一个小世界,所以末法世界的法则规律,同样也是巫祖盘古死后所化。

    柳夕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化生大法的本质,不亲自经历,就算看过和听过再多遍化生大法的解释,也永远不可能真正清楚什么是化生大法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化生大法并不是用来战斗的巫术,同时末法世界的规则力量远远不如修道世界强大,所以柳夕遭遇到化生大法两次攻击,竟然奇迹般的靠着身上的护身玉符硬挡下来。

    但柳夕很清楚,第三次的攻击她肯定挡不下来,她身上的护身玉符都已经破碎了,绝对不能硬挡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柳夕趁着水墙还没有重新凝聚,从缺口处瞬间出现在远处,双脚正好踩在最中间的那个圆圈上面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何必挣扎呢?这位秋小兄弟说的没错,攻击你的是规则,是法则,是世界的本源力量。日月轮替、四季变换、狂风暴雨、惊涛骇浪,甚至一阵风一片云,都是法则的产物。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的声音温和而又自信的在她耳边响起,一会儿在前,一会儿在后,一会儿又在她脚下或者头上,根本不知道他的位置在哪里。

    柳夕没有去寻找主席先生的位置,她知道主席先生和其他人根本没有移动位置,还保持着化身大法的阵型。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恰好证明了柳夕和秋长生的推测没有错,化生大法的确可以沟通世界法则,从而间接的操纵世界法则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法则无形无质,你身边的每一样东西可能是法则力量,无论是水,是泥沙还是一条浮游而过的怪鱼……”

    柳夕的神识中恰好出现了一只小小的琵琶鱼,她根本想都没有想,身形一动,水里顿时出现一串串残影,就像一瞬间海底出现了好几十个柳夕。

    那只琵琶鱼忽然炸裂开来,还不到柳夕拳头大小的鱼,爆炸时竟然掀起了惊涛骇浪,无数碎肉仿佛子弹一般击破了厚重的海水,四下胡乱溅射。除了海水之中,被这些米粒般大小的碎肉击中的东西,无一不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柳夕脸色发白的看着已经被炸成了暗潮汹涌的地方,所有的影子在第一时刻就被琵琶鱼的碎肉绞碎,残影被击碎时的破碎光影,还留在海水中没有消去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吗,这就是法则力量的恐怖之处,作为修士,想必你们比我这个巫族后裔更明白什么叫法则力量吧。刚才如果不是我提醒你那条怪鱼,你现在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,从容自信仿佛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确实,当时要是没有主席先生的话语提醒,柳夕的确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那条琵琶鱼。但要说她一定会被这条琵琶鱼杀死,柳夕却一万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此时的海底暗潮涌动,随处可见剧烈的旋涡,如此凶地,怎么可能出现一条如此悠闲游走的琵琶鱼?

    不过柳夕并没有反驳主席先生,也不需要反驳,通过这一条琵琶鱼,柳夕已经找到了世界法则攻击的规律特点。

    不错,世界法则是无形无质的,但是如果要攻击人,却需要有形有质作为媒介。无形的力量只有依附在有形的东西上,才可以发出真正的攻击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除非世界法则的力量大到一定的规模,才可以不需要借助媒介就有足够的威力。

    比如飓风,比如雷电,比如酷暑,比如严寒……

    显然,十二月催动的化生大法虽然可以沟通世界法则甚至操纵世界法则,不过操纵的世界法则还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接下来,柳夕神识收缩在自己身边五百米范围内,就像在她身边布置了一副全息影像图。无论是她身边哪个方向的一丝变化,都逃不过她的神识捕捉。

    左前方的水流一丝一动,一根只有手指大小的水流夹在海水里,似缓实快的朝她射来。柳夕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一丝水流的异常,身形早一步闪现出去,同时不忘发出一个水箭术,正正的撞在这一小股水流上。

    两者碰撞时,海底陡然发出一声剧烈的闷声,随即海水疯狂的涌动,无数泥沙再一次被嫌弃,将整片海域染成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柳夕一边给自己身上套了一个避水符,隔开身边的污水,一边慢悠悠的说道:“不过如此嘛,吹得那么神,我都差点信了。你们也不想想,这里是哪里?这是末法世界啊!烛烛,你难道忘了刚来到这个末法世界的十二名祖巫后裔是怎么死的吗?被这个世界活生生饿的自相残杀而死的呀,你觉得这个世界会你多少法则让你借用?”

    柳夕全神贯注的操纵神识留意身边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,同时嘴里如刀子般讥讽着主席先生。

    主席先生没有马上回答,沉默了一会儿,才再次笑道:“你说的没错,化生大法的确能操纵的世界法则不多,不过用来对付你却已经足够了。你以为你可以一直保持聚精会神的状态吗?还是说你能够防住随时随地的毁灭攻击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一次失误,就足够你死无葬身之地。何必挣扎呢,乖乖的死了不好吗?你要是乖乖的被世界法则给杀死,化身大法就能操纵更多的法则力量,足以击破这位小秋同志身上的乌龟壳。到时候你们两个也不用再这么辛苦的求生,去十八层地狱做一对快活鸳鸯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柳夕微笑道:“好你X!”

    秋长生愣了愣,奇道:“为什么是去十八层地狱才能做一对快活鸳鸯?”

    柳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主席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没理他,柳夕也没有理会,两人像是没有听到秋长生的话,彼此很是默契。

    “看来两位对我的提议有不同的意见,那倒没什么,有一句话说的好,永远不要期望其他人真正的懂你。既然两位都不同意,我只好用我的方法让两位同意了,虽然方法稍稍血腥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叹息的说道,仿佛家长面对不听话的孩子,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柳夕冷笑起来,神情看不到一丝慌乱,她先前在这里围着海底沉船跑了一圈,并且布置了三十多枚的阵符。此时,柳夕脚边的玉符开始发出一道微弱的莹莹绿光,迅速的照在旁边的玉符上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个传一个,却只有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,柳夕站身之处已经围绕着一圈绿光莹莹的玉片。

    这一圈玉符排列的很简单,阵法也相当简易,几乎是修道世界人人都会布置的一道初级阵法,名为聚灵阵。

    聚灵阵顾名思义,是帮助修士修炼时,将周围的灵力聚集过来,从而使修士修炼的速度更快更稳定。

    柳夕在海底世界布置聚灵阵,显然不是为了聚集灵气。再说了,末法世界连天空中都没有什么灵气,更何况在海底?

    柳夕双手掐诀,嘴里喃喃念道:“北极五星,钩陈六星,皆在紫微宫中,北极,北后最尊者也;其细星,天之枢也……奉北极紫薇大帝之令,叱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音一落,一圈玉符同时发出朦胧的绿光,远远看去,仿佛一串珍贵非凡的珍宝项链。然而美则美矣,聚灵阵已经运转,却并没有聚集来一丝灵气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定的,柳夕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主席先生等人先前还有些紧张,结果发现柳夕布阵完了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不由讥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什么都没有嘛,你才是吓我一跳呢。”主席先生笑眯眯的说道:“好了,时间耽误了太久了,我已经玩够了,所以你安心的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错!马上死的将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柳夕立刻接过话头,用一种怜悯的语气叹息道:“刚才我布置的阵法叫做聚灵阵,没什么作用,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聚集灵气。灵气是什么说了你们也不懂,我就不说了。不过末法世界的灵气稀薄到几乎没有的程度,尤其是在海底,所以聚灵阵没有聚集到一丝作用。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哈哈笑道:“你是来逗我开心的吗?不得不说,你成功的愉悦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柳夕一阵畅快淋漓的长笑,直接压下了主席先生的大笑,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,笑的都有些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好半天她才勉强压下笑意,而主席先生等人早就面目阴沉,可想而知内心多么愤怒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接下来说的话能够像你的傻瓜似的笑声一样有趣,否则的话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你一寸一寸的慢慢虐杀至死。”主席先生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X!”

    柳夕毫不犹豫的骂了一声,这才一边笑一边解释道:“我刚才不是提醒过你们吗?你们忘了逃到这方末法世界的十二祖巫后裔是怎么死的了吗?他们是触怒了世界意志后,被这个世界活生生饿的自相残杀而死的呀。你们竟然想着使用它的法则力量来作战,不知道该说你们勇气可嘉呢还是愚蠢的不可救药。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说:“不过你们借用的法则力量真的微乎其微,不足以让世界意志苏醒,也就发现不了你们的冒犯。等你们以后的化生大法威力越来越强,借用的法则力量越来越多,迟早会惊醒世界意志,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了。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轻叹道:“说的不错,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,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将化生大法的威力增强,足以沟通世界法则替族人觉醒血脉就好。不过还是要多谢你的提醒,现在你还是去、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柳夕再一次大声打断,说道:“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,等我说完再打。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都有些保持不住好脾气了,不耐烦的说道:“真麻烦,快说,说了赶紧去、死!”

    柳夕微笑道:“刚才不是说了吗?你们的化生大法还不足以唤醒世界意志,于是我就帮了一点小忙,用聚灵阵把世界意志唤醒了。就是这件小事,我应该做的,不用谢!”

    主席先生脸色大变,眼神震惊。

    海底的地面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,一阵阵闷雷似的声音从地心深处传来,如同一只沉睡万年的史前巨兽,开始慢慢的苏醒过来。